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廉政教育 > 廉政文化
雷区长借粮
来源:  日期:2015-06-16 【字号:
   编 剧:石新昌(上杭县艺术中心、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)
  郭胜初 (上杭县纪委)
  
  时 间:1928年。
  地 点:闽西才溪乡红色苏区。
  人 物:雷光明——33岁。苏区区长。
      王苏才——22岁。苏区保卫干事。
      曾大伯——51岁。农民。
  【幕启:荒野小山坡。雷光明,王苏才一个前面拖,一个后面推着独轮车,艰辛的上。
  雷光明: 苏才,我可累了,找个地方歇歇脚吧。
  【雷王二人解开拉绳,在一块石板上坐下。
  王苏才: (擦着汗)区长。你饿了吧?
  雷光明: 是啊,一早起忙着赶路,到现在还没给肚子喂点料难怪它有意见,闹得咕咕叫。
  王苏才:你昨晚开了一宿的会议,今天又走了一天的山路,当心身体受不了。
  【雷王各自从腰间解下饭包。
  王苏才:(见雷光明饭包里是粗糙的高粱米饭)区长,来,吃我的。
  雷光明:哟!艾叶粄,苏才,今天你改善伙食啦?
  王苏才:今天是我的生日,我妈把平时省下的一点小米做的,区长,你有胃病,就吃我这个。(把艾叶粄递雷)
  雷光明:呵呵,你是寿星,你自己吃吧。
  王苏才:区长,你就别客气了,林医生告诉我,你的胃病严重,再吃粗粮会胃出血的。
  雷区长:你别说得这么严重好不好,苏区有不少干部都这样过来得嘛,这点小病算什么呢?
  王苏才:可你是一区之长,身体不行怎么带领大家工作,毛委员还说过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。
  雷区长:呵呵,好小子,上起政治课来了, 我吃高粱米味道好,谢谢你啦。还是你这个寿星自己吃。
  王苏才:(生气地顿足)区长,你别再为难自己啦!今天这艾叶粄你不吃下去,我就不走了!
  雷区长:看你看你,又要小孩子脾气咯。
  【曾大伯仗着木棍提竹篮子上。
  曾大伯:对面是雷蛮子吧?给点水喝。
  雷区长:哦,是曾大伯!来来喝水。(递上水壶)苏才,这位我邻村里的曾大伯。
  王苏才:曾大伯好。
  曾大伯:好嘞,好嘞。(打开水壶,“咕咚咕咚”喝起来)
  王苏才:大伯,大伯,你留一点吧,我们的区长还没有喝呢。
  曾大伯:哦,对对,雷蛮子你喝水,你喝水。
  王苏才:哎,大伯,你怎么叫我们区长雷蛮子呀?
  大 伯: 小伙子,你这个雷区长呀,我是亲眼看他长大的。
  雷区长:大伯,你就不用客气喽,坐下慢慢喝。
  大 伯: 好的,好的。(一屁股坐在石板上)
  王苏才:(指石板)这位大伯,我们区长爬了半天的山坡还没有歇脚呢,你就让一让吧!(拉起曾大伯)
  雷区长:(按下曾大伯)苏才,曾大伯年纪大,让他坐下嘛。
  【苏才翘起嘴巴,别开脸。
  雷区长:(提起竹篮瞧瞧)曾大伯,去摘野菜?
  大 伯: 咳,别说了!家里两天揭不开锅了。现在野菜也不好找,我走了好几里路才摘到这么一点,还不够全家一顿呢。
  雷区长:大伯,是不是粮食又歉收了?
  大 伯: 今年粮食受灾,收成不好,加上红军来之前,可狠白匪把我们的粮食抢光了,我们偷藏了一点粮食,红军来了,大家都把粮食捐出去,哪来粮食哟。
  雷区长:(心情沉重地)是啊,大伯,这几年军阀混战给地方的老百姓,带来了及大的灾难,真难为你们了。
  大 伯: 雷蛮子啊,不瞒你说,现在上下才溪的农民很多断粮哪!你们当官的得为我们着想啊,要不……
  小 龙: 这位大伯,你说话注意点,雷区长就是我们红苏区领导,你怎么能这样说?
  大 伯: 领导又怎么啦,就是毛委员在这里我也……
  王苏才 (一把揪住杨大伯)你反了!
  雷区长:苏才,松手!大伯正在气头上,你就不能让一让?(和噶地)才溪百姓都是好样的,捐粮、扩红都排在苏区前例,毛委员在全区会上都表扬了才溪乡,还称才溪是“模范之乡”呢。现在是非常时期,我们被国民党反动派重重包围着,他们要封锁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们,红军和老百姓吃的穿的都相当困难。军队和我们苏区干部去帮助老百姓垦荒种地,出去筹粮借粮,来解决当前困境。在这困难时期,大伯,你多点理解,互相支持,你要相信我们政府,这种情况很快会好转的。
  大 伯: (激动地)雷蛮子呀,有你这番话,我们就放心了!你知道我是个粗人,刚才说话没有分寸 ,别往心里去。
  雷区长:大伯,咱俩是老熟人,怎会计较你一句半句话呢?你把心里话掏出来,我还要感谢你嘞!
  大 伯: 雷蛮子,我得回去了,家里老的小的还等着我得野菜呢。(刚迈步,一个趔趄差点摔倒)
  【雷光明,苏才急忙扶住杨大伯。
  雷区长:大伯,你怎么啦?
  大 伯: 咳,两天没见米水,饿晕了!
  雷区长:(急忙地)曾大伯你坐一会儿,吃点干粮再走。苏才,把艾叶粄拿出来。
  王苏才:什么?把艾叶粄给大伯,那你吃什么?
  雷区长:我们吃什么待会再说,你没见曾大伯饿得快不行了!(将苏才身上的艾叶粄取出交给曾大伯)你吃吧!
  王苏才:区长,我王苏才饿坏了不打紧,可是你肩负重任,要是身体跨了,我这个保卫员没法向区政府交代啊?(急的要哭)
  大 伯: (动情地)雷蛮子,你体恤我,关心我,老曾再粗心里还是明白的,可是你……你要是饿坏了,我可担当不起呀!这干粮我不能吃。(把干粮交回给雷)
  雷区长:曾大伯,你老人家就放心吃吧,我身体好得很呢。
  【把艾叶粄塞给杨大伯。
  【曾大伯大口大口地吃起。
  大 伯:(感激地)雷蛮子,感谢你了!
  雷区长:不敢当,曾大伯,我作为一个苏区领导干部没有很好的了解你们的苦情,我是有罪的!你们老百姓为了我们红军,把尽有的粮食都捐出来,你们才是我们的恩人。(转身拿一袋番薯)曾大伯,这点番薯你无论如何得收下。
  【一旁的王是才急了。
  王苏才:区长,这是我们从几十里外借来的,红军战士等着这番薯充饥呢?
  大 伯: 雷蛮子,小伙子说得对,部队红军战士又要打仗又要训练够辛苦啊,我不能收这一袋番薯。
  雷区长:曾大伯,你们老百姓是水,我们共产党红军是鱼,要是没有水呀,鱼还能活着嘛?你看,我这里不是还有番薯吗,你全家已断粮两天,你不收下,我这个区长就没法当嘞。
  大 伯:(双手抚摸袋子,激动地紧握住雷区长的手)雷蛮 ,你把话说到这份上,我老头子只好收下,我要把番薯带回去,让一家老小左邻右舍全都吃上要让他们永远记住苏区政府的恩,告诉他们共产党红军和咱们穷苦百姓是一条心的……
  【抹着眼泪下。
  雷区长:(转过身来)苏才呀,过来坐一下。
  【王苏才仍赌气站在一旁。
  雷区长:苏才,平常你口头说得很好,要团结群众,关心群众,可是一碰到实际问题就拐不过弯来,不就是一顿干粮一袋番薯嘛,何必生那么大的气哟。
  王苏才:区长,我们走了几十里路,好不容易借来这些番薯,可首长你……
  雷区长:(严肃地) 我可要批评你喽,咱们苏区政府,就是为天下劳苦大众谋幸福当家做主的人民政府,如果心中没有老百姓,脱离群众,革命能成功吗?只有和老百姓心连着心,我们才能得到人民群众的拥护和喜欢,我们才能够打胜仗,才能够赢得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革命的胜利。解放全中国。
  【王苏才惭愧地低下头。
  雷区长:苏才啊,你来区工作也不短嘞,我说的这些话有没有道理?
  王苏才:(抬起头来)是,区长,我错了。
  雷区长:错了,知道错了就好嘛,我看天快要黑了,战士还在饿肚子,我们得赶紧回去嘞。
  王苏才:是!
  雷区长:呵呵,这小子啊。哎, 慢点 ,慢点!
  【两人推起独轮车下。
  【此时,响起客家山歌“苏区干部好作风”歌声在
  舞台上回荡。  【暗光——幕落】 
收藏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